歌者刀郎:我变秃了,也变强了!

十大正规买球的app排行榜  > 娱乐 >  歌者刀郎:我变秃了,也变强了!
0 Comments

文/鬼谷信有网友说《罗刹海市》里的“马户”是影射某位杨姓歌手的,因为杨歌手曾经说刀郎的歌像鸭子叫。从这个角度看,“马户”

文/鬼谷信

有网友说《罗刹海市》里的“马户”是影射某位杨姓歌手的,因为杨歌手曾经说刀郎的歌像鸭子叫。

从这个角度看,“马户”一语双关,指桑骂槐,即暗讽该歌手喜欢在人背后指指点点,又在嘲笑他的脸像驴一样长。

刀郎到底有没有这个意思,不得而知,可能有也可能没有,毕竟解释权在刀郎手里。说不定,只是网友们的情感投射和共同想象而已。

但是,有趣的事实发生了,杨姓歌手居然回应了, 他说:从未对刀郎进行过人身攻击。虽然人的记忆只有七天,但是互联网是有记忆的。他确实说过“刀郎的歌是音乐吗”,以及“刘德华不是个真正的歌手”。

先不讲情绪,不妨来思辨一下。

首先,我们先界定,该歌手的评价是出于自己的主观,也就是他自己的感受,仅代表他自己,这没问题。但是,如果代表了某个利益群体,那么就带有极强的目的性了。关于动机,不得而知。我们只能假定他代表他自己。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观点的自由。比如,你也可以说“儒学不是哲学”,“鬼谷子是坏人”都可以,嘴巴长你脸上爱咋说咋说。很正常,哪怕是哲学家罗素也明确表示自己讨厌柏拉图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,我也不喜欢《2002的第一场雪》。

其次,我们从语言表达的形式上划分。你说,杨歌手陈述的是事实问题,还是语言问题?这一点并不难区分。

比如,说“刀郎是个歌手”是事实陈述。

比如,说“刀郎是坏歌手”是语言表达。

按理说,语言本应该是描述事实,但是语言在大多数时候却会歪曲,甚至颠倒事实。比如,前段时间的“指鼠为鸭”,名与实发生了错位,是想象出来的。

刀郎深刻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并且表达在了自己的作品里。没错,他写了,只是你没注意,光顾着吐槽杨歌手们了。

有人在评价“罗刹海市”时,说最后一句歌词太掉价了。其实这是点睛之笔,刀郎在哲学思考。我刀哥是真的逆天了,我们来看歌词:

西边的欧钢有老板,生儿维特根斯坦。他言说马户驴又鸟鸡,到底那马户是驴,还是驴是又鸟鸡。那驴是鸡,那个鸡是驴,那鸡是驴,那个驴是鸡。那马户又鸟,是我们人类根本的问题!

在这段歌词里,他提到了著名的哲学家“维特根斯坦”。歌词的重点是“言说”,也就是语言的表达。用不同的词语划分出了事实和语言的复杂关系。

驴和鸡,是事实问题,因为确实客观存在。马户和又鸟,是语言问题,出于想象,本身并不存在。

原本用语言陈述事实就可以,但是人类经常用语言混事实。于是,刀郎才会发出最后的感慨:

人类喜欢运用语言混淆事实,甚至不惜颠倒黑白,这本就是人类自己的问题。

我们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呢?答:可以轻松区分基于事实的辩论和基于语言的诡辩。前者在于陈清事实,后者在于混淆是非。

所以,杨歌手形容刀郎的歌曲像“鸭子叫”是出于想象,却又否认自己人身攻击刀郎,本质上是语言的诡辩,而非事实的陈述。更有趣的是,大众往往从情绪上共情,忽略了刀郎的哲学思考,

所以,你以为刀哥在最底层,其实他在最顶层!你以为他只是个土味情歌的歌手,其实他已经涅槃成了善于哲学思辨的智者,就像一句台词说的那样:

我变秃了,也变强了!

TAG:歌手,语言,维特根斯坦,哲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